建站频道
    当前位置: 中国美术家网 >> 美术理论 >> 理论库 >> 篆刻
      分享到:

      印坛龙头:方介堪(作者:好运)

        作者:核实中..2010-01-29 14:34:09 来源:网络

          来源 :《鉴宝》
          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海上,有两位著名的艺术家,一位以绘画享誉画坛;另一位以篆刻艺压群芳,他们两人交谊深厚,相互推重,相互欣赏,相互互补,相映生辉,成为艺坛佳话。这两位艺术家就是大名鼎鼎的张大千和方介堪,后人将他两称之为“张画方印”。



          少年成名遍访名师



          方介堪(1901—1987年)是二十世纪杰出的篆刻家。名岩,以字行。别署玉篆楼。祖籍泰顺,清咸同间祖父中秀才后,举家移居温州,执教私垫,在县学协助评阅童生日课。父冠英,能写一手董其昌行楷,俭朴忠诚,会写能算,青壮年时做帐号,民国初在五马街经营翰墨轩字画店,过着清贫生活。方介堪自少性近翰墨,9岁学习篆刻,12岁开始从浙派人手,经五六年自习摸索,居然已具老苍之趣,便在其父翰墨轩设摊刻字,在温州初露头角,受到时任温州道尹的张宗祥和在温州闭关修佛的弘一法师的赞许。后从温州名家谢磊明,由于谢磊明家收藏历代碑帖印谱甚富,方介堪眼界大开,并在谢的指导下学徐三庚,后又转趋吴让之和汉印,几年间刻了数千方闲章,篆法刀法姻熟,为后来的成就打下坚实基础。



          1926年春,为求发展,方介堪来到上海,被介绍给赵时棡(叔孺)。当时赵氏金石书画在上海颇负盛名,他对方介堪娴熟的篆刻深为惊异,欣然将方介堪收为弟子,并将他推荐给上海西冷印社,任该社木版部主任。不久,方介堪拜渴吴昌硕,又受到吴昌硕的激赏。以后又被刘海粟聘为上海美专教授,同时在文艺学院(艺专)兼课。



          与张大千的深厚情谊



          方介堪从此跻身艺林,与郑曼青、黄宾虹、马衡、经亭颐、王福厂、潘天寿、徐悲鸿等交谊深厚。特别与国画大师张大千,相互推重,张画方印,相映生辉,成为艺坛佳话。其中同张大千的友谊最为深厚,交情长达半个多世纪,即使在张大千的晚年,在台湾也十分想念方介堪,1980年派人送来一幅泼墨山水赠方先生。1981年张大千请方介堪为之刻“以简易密”、“有此山川”、“闭门造车”等印。1982年张大千又寄给方介堪《东方朔偷桃献寿图》以贺他83寿辰。



          可以说,半个多世纪以来,张画方印,珠联璧合,成为艺坛佳话。他们一起受聘于上海美专,1929年、1937年春节在北京举办“张大千方介堪金石书画联展”,曾任第一、二届全国美展审查员,上海美术协会理事。1937年应马衡之邀,在故宫博物院编辑《宋元名翰》。抗日战争开始后,方介堪回到温州,拒绝为敌伪服务,饱尝战乱沦陷之苦,又经历中年丧妻之痛,形容憔悴。抗战胜利后,他又回到上海,重新投身艺术活动,并在次年以篆刻作品获得纪念抗战胜利一周年的全国美展一等奖。



          新中国成立后,方介堪投身家乡文物工作,任温州文物管理委员会副主任,温州博物馆馆长。1963年,兼任温州丁艺美术研究所副所长。1964年,应潘天寿、吴笰之之邀,为浙江美术学院书法专业班讲授篆刻。“文革”期间,方介堪被列为温州文化界重点批判的“反动学术权威”,抄家多达七次,历年收藏的书画被扫荡一空,批斗时被打倒在地,翻滚下台,造成骨折,终生疼痛。四人帮粉碎后,他的艺术成就再次受到党和人民的尊重,先后担任中国书法家协会名誉理事,西泠印社副社长等职,文化部特邀他到北京颐和园休养创作,使他在民族振兴有望的安定环境中,心情舒畅地倾力创作,作品曾两度受文化部特邀送日本交流。1987年因病去世。1997年,方介堪子女独资兴建颇具规格的“方介堪艺术馆”。2001年,被列为温州十大历史文化客人名之一。



          很早就是市场宠儿



          方介堪是一位多才多艺的艺术家,郑逸梅曾评价:“由刻而书,由书而画,由画而诗,遂成才多艺之人”。他擅长篆刻、书法、绘画,尤精篆刻。治印初法赵之琛、徐三庚,后转宗吴让之。对印章文字断代和分类特别擅长,刀法娴熟,创作印章以多、快、好出名,据说一天可刻30余方工稳类印章,不需打稿。20世纪30年代以后,他精研汉印,以典雅整饬汉玉印和细圆朱饮誉印坛,被郭沫若称为“已达炉火纯青之境”。一生治印逾4万方,创作勤奋严谨,“无一字无来历”(马衡)。解放前出版有《介堪印存》1-7集,逝世前后出版有《方介堪印选》、《白鹃楼印蜕》、《方介堪篆刻精华》。印学著作有《古玉印汇》、《玺印文综》等。他极力提倡的治印必须以汉印为宗,篆刻法定章法等印学思想,影响巨大。现代篆刻中坚大多出其门下,林剑丹、韩天衡、张如元、马亦钊等为入室弟子。



          方介堪的书法主要精篆隶,大篆多以古玺文字为本,古雅温润,别具一格。绘画喜作白梅水仙,笔端一派清芬。偶作山水,取法梅瞿山,古硬淡艳,出色当行。尤擅博古鼎彝,千姿百态,不离端庄典重,最为行家喜闻乐见。



          在艺术市场上,方介堪的作品很早就在市场上流通,据有关资料显示,1926年他在上海就有篆刻润例。以后随着他的治印享誉大江南北,润例稳步攀升,1929年他的润例为石章每字一元,牙章每字二元,竹木章每字三元,犀角章每字四元,铜章每字五元,金银章每字六元,晶玉章每字十元。从中可以看出方介堪治印价格不低。那时,国内书画名家或是文化名人用方介堪的印,往往意味着品位和档次,故当时方介堪治印无论价格还是销路都不错。由于各种原因,方介堪在新中国成立后渐渐被人遗忘,文革是又遭受严重冲击。改革开放以后才被重新重视。



          “潇湘画楼”创天价



          20世纪90年代艺术拍卖兴起后,方介堪的作品亮相较少,近几年被市场挖掘,使得方介堪大放异彩。尤值得一提的是:2007年初西泠印社推出的印章专场中,方介堪刻张大千“潇湘画楼”象牙章以99万元的高价震惊业内。这枚印章朱文,鸟虫篆,通高5.7厘米,矩形印面,长3.7厘米,宽2.8厘米。印材硕大,牙质细腻,包浆温润。“潇湘画楼”为张大千书画堂名之一,是1946年张大千在上海以重金购得南唐大画家董源的山水巨作《潇湘图卷》而得名。方介堪为张大千治印数十方,其中有多方为他得意的鸟虫篆印。他古文字功力深厚,常常不写印稿随手奏刀,却每每如意,所治富显逸气。“潇湘画楼”印式仿明清藏书章,印文活泼工稳,虚实映带,线条屈曲流畅,运刀如笔。他深知张大千得到《潇湘图卷》是何等快乐的事,作为好友,他将自己的快乐也融进印中,跳荡在屈曲流畅的线条上。“潇湘画楼”印是方介堪鸟虫篆印精品之一,很得张大千喜爱,不仅钤在他的许多作品上,还曾将此印作为他的收藏印使用,如现藏北京故宫的顾闳中《韩熙载夜宴图》上就钤有“潇湘画楼”印。



          人们常说“张画方印,珠联璧合”,故“潇湘画楼”印是篆刻艺术和人文价值两绝之物,举世无双。该印上拍时各路买家竞投踊跃,不少买家互不相让,志在必得,最后以99万元的高价被一买家收入囊中,创造了现代印章的最高价。有专家认为,此印堪称物超所值。



          书画价格略逊印章



          除了印章外,方介堪也有不少书画作品零星地出现在拍台上,如2004年上海工美付拍了一件方介堪《烟江叠嶂图》,获价1.98万元;同年,方介堪与张大千合作的《山水书法》成扇在浙江佳宝获价9.9万元。2005年《墨松图书法》成扇在朵云轩获价2.2万元。2006年方介堪作《红梅》镜心在嘉德拍得1.87万元;同年《延年益寿》在佳士得获价1.78万元。2007年《篆书七言》对联在西冷印社获价1.76万元。不过,方介堪的书画作品多是与张大千、唐云等人的合作。目前,方介堪的印章价格最高,其次是绘画和书法。由于方介堪的治印有着很高的艺术和收藏价值,他的印章在今后的市场上仍将是热门品种。



          从张大千和方介堪的市场表现看,张大千无疑是绘画市场的龙头,而方介堪则是篆刻市场的龙头,他们两人交相辉映,争奇斗艳,未来他们的作品将是经久不衰的收藏品。收藏他们的作品是一种品位、一种身价。

        • 中国美术家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meishujia.cn,All right
        • 业务部:北京市西城区宣武门外大街香炉营东巷2号院3号楼6单元103
        • 邮编:100069
        • 电话:1336683886913261878869
        • 技术部:北京市西城区虎坊路19号院10号楼1803室
        • 邮编:100052
        • 电话:18611689969
        • 热线:服务QQ:529512899电子邮箱:[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
        Processed in 0.037(s)   9 queries

        memory 5.277(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