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站频道
    当前位置: 中国美术家网 >> 美术理论 >> 理论库 >> 雕塑
      分享到:

      城市雕塑与城市文化(作者:孙振华)

        作者:核实中..2010-01-25 16:14:50 来源:网络

          中国有句老话,叫做“卖瓜的说瓜甜”。按这个道理来讲,一个从事城市雕塑工作的人,就应该多说城市雕塑的重要,说它的好处。我虽然来到深圳后一直从事城市雕塑工作,但并不想简单地强调城市雕塑本身有多么了不起;我也不认为,在一个城市里面,城市雕塑越多就越好,就越有文化。

          为什么呢?因为孤立地谈论城市雕塑,不把它和城市文化联系起来,那是永远也说不清楚的。城市雕塑永远是从属于城市文化的

          这些年我在琢磨城市雕塑问题的时候,产生了一个心得:我们以前在认识上可能有一个误区,过多地强调城市雕塑是一门艺术,强调城市雕塑对城市环境的美化作用和装饰作用;把城市雕塑水平的高低归咎于雕塑家水平的高低,也就是说,偏向于把城市雕塑仅仅看作是个艺术问题。

          城市雕塑当然是一门艺术,但是这是一门特殊的艺术,它的特殊性在于,它与一个城市的文化密不可分;城市雕塑艺术相对于城市文化来说,只算是一个分项,它永远都是从属于城市文化的;城市雕塑其实是被城市文化所决定、所制约、所选择的。所以,城市雕塑作为一种文化现象,它是一个综合性的东西,只有把它放在城市文化的框架中来进行整体的考察,才能真正解释城市雕塑的许多问题。

          这些年人们出国比较容易了,走出国门一看,特别是在发达国家,与人家的城市一比较,最直接感受到的是外观上的差距,人家有那么多的城市雕塑,而且与整个城市那么协调。于是这些人自然会想,我们为什么不多弄一些雕塑呢?雕塑多了,水平高了,至少在城市外观上,与人家的距离就不会显得那么大了。这种看法好多人都有,这种心情是可以理解的。

          我也到过好多国家,重点是看这些国家的城市雕塑和环境,尽管看到了差距,更看到了问题的复杂性,看了以后心里有底了,也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光看人家的雕塑多,佩服人家环境美还不行,这些都只是表面的,内在的原因就是我们说的文化问题。

          中国是一个没有城市雕塑传统的国家,中国古代的雕塑主要是为宗教、为丧葬服务的,或者作为装饰,为建筑服务。例如古代的石窟啊、寺庙啊、兵马俑啊、陵墓神道啊、雕梁刻柱啊,主要是这么一些东西。在文献记载中,古代也有类似今天的环境雕塑、纪念雕塑的东西,但是数量很少。

          连“城市雕塑”这个词也是一种中国特色,只有我们这样叫,国外是没有这样叫法的。城市雕塑的说法不是很严密,只不过在中国约定俗成,这么叫惯了;它实际上分别属于国外所说的景观雕塑、户外艺术、公共艺术这些概念。我们想想,在一个没有城市雕塑传统的国家里,要建立一种新的城市艺术的样式,这本身就同时包含着对我们自身文化传统的认识和清理。中国为什么没有城市雕塑的传统?它与我们民族过去的宗教观、伦理观、社会价值观以及时空观都是有密切联系的。一种新样式的建立是对我们传统文化的某种改变,这将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深圳人的一天》与当时深圳的城市文化是协调的我们在创作《深圳人的一天》的时候,约好了一个巡警做模特,他也同意了,签了协议。到了翻模的时候,他突然反悔了,问起原因,原来他个人倒没什么,主要是老家的人不同意。按他们老家的说法,活人是不能塑像的,塑了不吉利。这件事当然要尊重他本人的意愿,我们就换了一个“老外”。这组雕塑竖起来了以后,有好多人问,为什么里面没有警察,我们也没有多说什么,这不能简单地看成是迷信,这是传统文化在里面起作用。

          所以,城市雕塑不只是做一个人像的问题,它必须和这个城市的文化相匹配。

          《深圳人的一天》为什么会在深圳出现呢?它是这个城市的文化决定的。深圳是一个来来往往,人口流动量大的移民城市,是一个很多人留下了青春足迹的城市,这组群雕的主题符合了这个城市在心理上需要归宿感的普遍要求;而且,这个城市比较强调个人的价值,比较平民化,没有内地城市那么多的等级、身份的讲究,只要你愿意努力,相对比较容易找到自己的位置;还有,这个城市不墨守成规,没有那么多的条条框框,对一些新意思、新名堂比较感兴趣,例如找活人翻模,在内地未必行得通,在深圳就没有问题。好多人事后都说,当时你们为什么不找我啊?这说明这组雕塑与深圳城市的文化是协调的,也是适宜的。

          城市雕塑应该和一个城市的经济水平、市民的生活水平相匹配城市雕塑有物质文明的背景。为什么这些年中国城市雕塑发展迅猛?因为中国的经济在起飞,成效有目共睹。城市雕塑实际上是个相对奢侈的东西,它良性的建设和发展应该和一个城市的经济水平、老百姓的生活水平相匹配。人们只能有吃有喝了,再搞城市雕塑。在改革开放以前,为什么不搞城市雕塑?那个时候,不是打仗,就是搞运动。城市雕塑不适合一个战乱的年代、动荡的年代,而是适合一个和平的年代,稳定的年代,经济繁荣的年代。

          从总的情况看,我们的经济实力是和过去不同了,但发展并不均衡。我的看法是,要想把城市雕塑建好,首先应该把城市规划好,建设好;把城市环境整治好;这些问题不搞好,城市雕塑也甭想好。一个城市的物质文明的前提没有解决,你就是请来再高的高手,有再好的构思,再精良的制作,你的雕塑也好不到哪里去。

          我们有的城市建的雕塑真的不错,但是就像一条漂亮的领带,配的是的确良西装,穿了一双解放鞋,整体看不是那么回事,所以感觉不到它的好。有的城市热衷于城市形象工程。这些城市的确也做了不少雕塑,但是,用突击的方式发展城市雕塑,超越城市发展的实际水平进行拔苗助长式的城市雕塑建设,最后还是会受到惩罚的。城市雕塑要与城市的精神文明发展水平相匹配如果说,城市雕塑的建设是一个物质形体塑造过程的话,那么,它同时又是城市精神文明的塑造过程,因为它不光是要创作出作品,还要同时创造出能够理解和欣赏城市雕塑的城市公众。城市雕塑要求与城市的精神文明发展的水平相匹配。

          城市雕塑在这个方面要体现民意,尊重老百姓的接受程度。城市雕塑建设要处理好雕塑家和公众的关系,他们相互关系的整体,标志着一个城市在城市雕塑方面的水准,也体现了城市精神文明所达到的程度。

          我们经常可以碰到这样的情况,一件城市雕塑不为公众接受,老百姓看不懂,但是这件城市雕塑常常还是硬塞在城市的公共空间。通常的解释是,公众审美水平与艺术家的水平是有差距的,如果他们的趣味发生冲突,让步的应该是公众,他们需要启蒙,需要受教育。这种说法是有问题的。的确,公众和艺术家之间是有差距,但是,如果雕塑家的东西完全不被市民接受,而艺术家还在那里得意洋洋,我觉得这件城市雕塑就不能说是一件好作品。因为这个作品还没有与整个城市的精神状态相适应,没有得到城市居民的认可。在城市雕塑的历史上,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风格,这种时代风格应该具有普遍的概括性,有广泛的代表性,如果古希腊雕塑只代表了古希腊雕塑家的精神,而不是整个希腊民族的精神,那么古希腊雕塑还会具有像今天这样的价值吗?

          当一件城市雕塑不能为公众接受的时候,它存在两种情况,一种是,雕塑家比较超前,但是他毕竟抓住了城市精神的发展脉络和轨迹,这件超前的作品,将来会被群众所接受,最后慢慢成为城市精神的象征;还有一种情况,雕塑家背离了城市的精神,异想天开,完全没有被城市居民认同,如果拿这样的东西来教育、启发公众岂不是在耽误事吗?

          我的看法是,雕塑家、委托人、公众的共同水准体现了一个城市的精神文明的水准,城市的精神文明不是哪部分人的文明,而是整体的文明,城市雕塑最终是这种整体水平的象征和凝聚。

          我们评价一个城市雕塑水平的高低时,除了要依托它的物质环境,还要依托它的人文环境,这个人文环境就是城市的精神文明。有的时候,城市雕塑建了,但是得不到城市公众自觉的维护和保管。有的地方,城市雕塑经常遭到人为破坏,上面贴上各种膏药,广告,乱写乱划;有的干脆被人盗走卖钱。有的城市雕塑经常有人光着膀子在旁边晒太阳。在这种时候,人们对雕塑的质量,以及对雕塑评价也会由此受到影响。所以还是那句话,城市雕塑不仅是艺术的问题,雕塑家创作水平的问题,而是一个城市综合素质的反映,其中很重要的环节就是城市的市民素质,市民的精神状况。在我们这样一个没有城市雕塑传统的国家,提高市民素质非常重要。城市雕塑是否成功,要看它与城市空间的相互关系去年在全国城市雕塑的成就展览中,深圳有几件作品获了奖,其中有一件立在东门老街的作品叫《杆秤》。这件作品采用了波普艺术的手法,把一件日常生活的物品以超常规的尺度加以放大,使人们产生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觉。《杆秤》放在东门步行街获了奖,放在华侨城能不能获奖呢?恐怕不能。为什么?因为环境和空间的特点不一样,二者找不出什么关联。东门街市有了几百年的历史,步行街的改造强调尊重传统,保留岭南商业风貌,在这里放一杆老式的杆秤尽管尺度非常夸张,但是和环境的整体气氛是吻合的。

          华侨城也有一件作品获了奖,这是《地门》。这件作品在手法上与《杆秤》有相似之处,它是一扇放大了的铁门和一把大锁;这件作品放在华侨城的大片绿地上,与其它艺术家的作品相对集中在一切,形成了比较浓郁的艺术气氛,它放在东门步行街就不行,东门步行街很窄,《杆秤》是直立向上的,不占地方,如果让《地门》躺在那里,简直不可想像。这两件作品的对比告诉我们,脱离了空间,脱离了环境,简单地说这两件作品好不好,那是没有办法说的,环境对它们的价值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现在有些城市建城市雕塑的时候,忽略了空间、地域和环境,孤立地拿美不美作为判断的标准。有时候,简单地将一个城市的雕塑和另一个城市的雕塑进行类比,别的城市创作了一件成功的城市雕塑作品,也要求自己城市也仿效它。这种思想方法是不正确的。

          城市雕塑是不是成功,能不能成为一件精品,要看它与城市空间的相互关系,城市空间里面包含了什么?包含了城市的特殊性,也就是它的地域性。例如城市的独特区位、城市事件、城市历史、城市心理、城市习俗、城市建筑、城市景观等等,这些东西都是装在城市空间里的。城市雕塑是可以模仿、可以复制的,但是城市的地域特点、城市的独特面貌和环境是不可模仿和复制的。

          布鲁塞尔的标志雕塑《撒尿的男孩》实在是小得不起眼的雕塑,如果没有导游的指引,一个外来人要找到它真的很困难,但是,它的名气却很大,如果没有看到它,就好像没有到过布鲁塞尔一样。是因为它的技巧和造型多么优秀出色吗?不是。第一个原因是这个雕塑背后关于这个小孩子撒尿救了全城人的故事。罗马城的标志是一匹母狼,是因为这匹狼的塑造技术特别高超才让它如此出名吗?也不是,它出名的第一个原因是这个雕塑记载了一个古老的传说,它讲述了罗马城来历的故事。

          如果有人说,《撒尿的男孩》这么有名,《母狼》这么有名,我们把它照样复制一件搬到我们城市来好了,可惜它不会照样有名。这两件作品只有放在那个地方,那个环境里才有意义,把两个雕塑调换一下,也不可能有名。有过这样的例子,一件优秀城市雕塑由于种种原因,换了一个环境,换了一个空间,它的效果马上变了,马上失去了它所具有的艺术效果。中国古代有“南橘北枳”的故事,在南方为橘,到了北方只能为枳,这个故事非常适合讲城市雕塑,城市雕塑与环境的关系就有这样的特点。

          对中国城市雕塑来讲,不针对我们自己的特点,只是羡慕国外的城市雕塑如何好是没有用的;如果采取简单的方法,购买、移植几件国外雕塑进来,意义也不大。城市雕塑在国外很出色,如果将它原样搬到中国来,并不能保证它一定在中国的环境中仍然出色;这也如同一个国外的雕塑大师针对他熟悉的国外环境,能创作出优秀的城市雕塑,但并不能保证针对中国的环境,也一定能成功的道理是一样的。

          深圳城市雕塑要讲“方言”有没有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好城市雕塑呢?我认为没有。因为看一座城市雕塑好不好,惟一的办法是,把它放在具体的“环境”中来看。

          强调城市空间的独特性,强调它的环境,其实也是在强调城市的个性,强调城市独有的文脉。所以城市雕塑的创作不能只讲“普通话”,它更重要的是讲“方言”。拿我们深圳来说,如果深圳的城市雕塑要突出自己的城市个性,就要讲深圳的“方言”。尽管我们这个城市的历史很短,但是,深圳有许多具有重要意义的事情已经发生或正在发生,例如刚刚去世的郭春园医生,例如第一个捐献眼角膜的向春梅,这都是我们深圳的骄傲。城市雕塑本身就具有社会记忆的功能,如果我们把这些感人的城市人物和故事用城市雕塑的方式记录下来;这种本土化的记忆活动通过不断的叠加和积累,就形成了具有深圳特色的城市雕塑,就形成了具有地域特点的深圳文化。时间是城市雕塑最后的评判者城市是一个有生命的机体,它是生长的,而生长是时间性的。城市雕塑在一个城市的优劣成败最终也是由时间来决定的。所以我们说,时间是城市雕塑最后的评判者,时间也是参与塑造城市雕塑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

          时间怎么对城市雕塑产生影响呢?就是让城市雕塑不断地与城市进行对话,与城市居民进行对话,所以,城市雕塑是雕塑家塑造出来的,也是时间塑造出来的;城市雕塑的意义也是被时间不断地赋予的。

          在城市雕塑的欣赏中,有时候一件作品,刚开始看起来不顺眼,时间长了,慢慢接受了,到最后变得离不开了,这样的例子太多了。也有些作品由于时间的原因,刚开始意义还不明显,到后来越来越重要,甚至成了城市的标志,成了城市不可替代的象征物。拿我们深圳的《开荒牛》来说,它的成功并不在于这个牛塑得如何好看,也不是这个牛塑起来在技术上多么困难,而是在于抓住了城市的精神。据作者讲,最初不是要塑牛的,而是想塑荷花。当初如果真的塑了荷花,不知道它是不是能产生今天这样的影响?《开荒牛》今天之所以被我们城市认可和接受,在于它在与城市的对话中,见证了历史,见证了改革开发的过程,是时间赋予了它越来越丰富的东西。我们很难想像,在深圳市政府门口,可以拿一个其它的什么作品替代它。

          再例如,如果没有专门介绍和讲解,当人们一下子看到新加坡的标志《鱼尾狮》的时候,可能会略略感到失望,这就是大名鼎鼎的新加坡的象征物吗?但它毕竟是历史,它经历了时间的检验,获得了这个城市广泛的认同,如果用别的什么东西也替代不了。

          我认为在城市雕塑的领域里,社会价值比艺术价值更重要,共性比个性更重要,公众的普遍认同比雕塑家个人的喜好更重要。城市雕塑面对的是广泛的社会人群,它好不好,人们喜不喜欢,不完全是雕塑家所能够决定的,它最后还要看它与这个城市机缘,看时间的孕育。在城市雕塑的实践中,“有意栽花花不发,无心插柳柳成荫”的现象并不少见,这一切都要靠时间的检验,个人的意志和一厢情愿往往是并不能奏效的。城市雕塑应该强调可持续发展与城市雕塑在时间上的文化特点相关的还有,城市雕塑应该强调可持续发展。

          城市雕塑不能一哄而上,搞大跃进,而是在条件成熟的情况下,审慎地推进,宁可少些,但要好些。如果条件不成熟,宁可放一放,等一等。况且,城市雕塑不能让我们这一代人都做完,城市的空间不能让我们这一代人都填满。所以,“可持续发展”应该是城市雕塑建设原则,也是它科学的发展观。我们的城市的空间就这么大,空地就这么多,我们还要为后人留下发展空间,不能目光短浅,像进行填空竞赛一样,把城市空间都塞满。

          现在有好多城市建设城市雕塑的热情过于高涨,希望迅速通过城市外观的变化,来满足对于城市现代化,或者国际化的想像。跟饿了吃馍一样,总想只吃最后一口,希望在一夜之间形成国际化的面貌,变得跟发达国家一样,这是不现实的。城市雕塑是一个时间过程,是许多代人累积渐进的产物,西方有句谚语,叫“一天建不成一个罗马城”,而我见到的有些城市的雕塑规划过于宏大,在短期内照这么建起来简直是可怕。

          我们要调整好我们的心态,当我们看到许多发达国家的优秀城市雕塑的时候,应该认识到,这些雕塑之所以好,并不只是这些作品本身在说话,它们的背后还有时间。好的城市雕塑总是和背后几千年的传统在一起在说话,发出声音。单独把雕塑剥离出来是没有什么力量的,只有当它和传统联系在一起,和城市的总体氛围联系在一起的时候,它就有力量了。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一直要强调城市雕塑与城市文化的密切联系,强调整体性地看待城市雕塑的根本原因。

        • 中国美术家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meishujia.cn,All right
        • 业务部:北京市西城区宣武门外大街香炉营东巷2号院3号楼6单元103
        • 邮编:100069
        • 电话:1805307787713261878869
        • 技术部:北京市西城区虎坊路19号院10号楼1803室
        • 邮编:100052
        • 电话:18611689969
        • 热线:服务QQ:529512899电子邮箱:[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
        Processed in 0.037(s)   10 queries

        memory 4.122(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