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站频道
    当前位置: 中国美术家网 >> 美术理论 >> 理论库 >> 国画
      分享到:

      王 翚画论

        作者:核实中..2010-01-22 12:46:00 来源:网络

        王翚(1632—1717),字石谷,号耕烟散人、清晖室主人等,常熟(今属江苏)人。清初“四王”和“清六家”之一,擅山水,融会南北诸家而出之己意,著《清晖画跋》。
        一、支派之流弊
        嗟呼!画道至今日而衰矣!其衰也,自晚近支派之流弊起也。顾、陆、张、吴,辽者远矣;大小李以降,洪谷、右丞逮于李、范、董、巨,元四大家,皆代有师承,各标高誉,未闻衍其余绪,沿其波流。如子久之苍浑,云林之澹寂,仲圭之渊劲,叔明之深秀,虽同趋北苑,而变化悬殊,此所以为百世之宗无弊也。洎乎近世,风趋益平,习俗愈卑,而支派之说起。文进、小仙以来,而浙派不可易矣;文、沈而后,吴门之派兴焉。董文敏起一代之衰,抉董、巨之精,后学风靡,妄以云间为口实。琅琊、太原两先生,源本宋、元,媲美前哲,远近争相仿效,而娄东之派又开。其他旁流绪沫,人自为家者,未易指数。要之承讹藉舛,风流都尽。翠自龆时搦管,仡仡穷年,为世俗流派所拘牵,无繇自拔。大抵右云间者深讥浙派,祖娄东者辄诋吴门,临颖茫然,识微难洞。已从师得指法,复于东南收藏好事家纵揽右丞、思训、荆、董、胜国诸贤,上下千余年,名迹数十百种,然后知画理之精微,画学之博大如此,而非区区一家一派之所能尽也。由是潜神苦志,静以求之,每下笔落墨,辄思古人用心处,沈精之久,乃悟一点一拂,皆有风韵;一石一水,皆有位置。渲染有阴阳之辨,傅色有今古之殊。于是涵泳于心,练之于手,自喜不复为流派所惑而稍稍可以自信矣。(《清晖画跋》)(原书第284页)
        二、用笔若出一律则光 凡作一图,用笔有粗有细,有浓有淡,有干有湿,方为好手,若出一律则光矣。(《清晖画跋》)
        三、画有明暗,不可偏废
        画有明暗,如鸟双翼,不可偏废,明暗兼到,神气乃生。(《清晖画跋》)
        四、集古人之大成 以元人笔墨,运宋人丘壑,而泽以唐人气韵,乃为大成。(《清晖画跋》)
        五、树石之妙全在笔墨脱化 形容树石之法,不离此种种。而其妙处,全在笔墨脱化。(与南田评笪重光《画筌》)
        六、画法不离纵、横、聚、散四字画法不离纵、横、聚、散四字,所谓一阴一阳之为道。(与南田
        评《画筌》)
        七、造化生气全在用笔用墨夺取
        画家六法,以气韵生动为要。人人能言之,人人不能得之。全在用笔用墨时夺取造化生气。惟有烟霞丘壑之癖者,心领神会。不然虽毕生抚古法,终隔数层。(与南田评《画筌》)
        此段论画中诸景,凡画家无有不知者。但笔墨粗疏,即竭意布置,终不能逼出真境,是有景与无景同也。览者勿徒爱其词句(原书第285页) 之佳,当于景色中有会心处。(与南田评《画筌》)
        参考篇目:
        胡佩衡著《王石谷》,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1958年10月版。(原书第286页)

        • 中国美术家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meishujia.cn,All right
        • 业务部:北京市西城区宣武门外大街香炉营东巷2号院3号楼6单元103
        • 邮编:100069
        • 电话:1805307787713261878869
        • 技术部:北京市西城区虎坊路19号院10号楼1803室
        • 邮编:100052
        • 电话:18611689969
        • 热线:服务QQ:529512899电子邮箱:[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
        Processed in 0.036(s)   10 queries

        memory 4.015(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