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站频道
    当前位置: 中国美术家网 >> 美术理论 >> 理论库 >> 版画
      分享到:

      版画之殇

        作者:核实中..2010-01-21 16:58:21 来源:网络

          由于观念问题,投资者对版画的长期冷落甚至影响了中国画材行业的全面发展。不过这种状况估计很快就会改变,版画领域也将成为淘金圣地。

          被当代艺术界称为中国后89新艺术潮流最重要代表的方力钧读大学时学的是版画,可是2004年他只创作了1幅版画,却画了几十幅油画。

          过去的十几年情况也大致如此,这个在1990年代青云直上、作品受到国内和国际艺坛垂青的艺术家的版画作品比油画少得多。尽管他本人表示他更多地画油画主要是出于一种习惯,并不存在迎合市场的问题,但市场却证明这条路至少在眼下是走对了。

          今年以来,方力钧有两件木刻黑白版画作品被推上拍卖市场,其中一件以13.2万元人民币(合1.6万美元)成交,高出预估价65%,另一件估价为3万-4万元的作品则告流拍。

          对这两种结果,方力钧看起来更以流拍为然。“流拍是正常的,”他说,“但另一个藏家把价格抬得太高了,比正常高了好多倍。那幅画大概印了80到100张,能拍到几千块钱就已经很好了。”

          这就是一位中国知名艺术家对自己版画作品市场价格的认识,它说明了版画在中国市场上一直以来的尴尬地位。

          能够做出类似说明的还有版画作品既往拍卖数据的零散和统计困难。由于市场不大和上拍数量微乎其微,版画往往像一个旁听生一样被拍卖行随便地塞进中国书画、古籍善本或者西画专场,没有固定的坐位。据一家北京媒体的报道,从2003年至今,全国大概只有两三场拍卖会设置过版画专场。

          这种状况使你即便在中国最大的拍卖数据库雅昌艺术网上也很难有所收获。

          而根据有限的所得,你会发现其他艺术家的版画作品在拍卖市场上不见得比方力钧表现得更好。比如,两个月前在上海拍卖的著名旅法画家朱德群的一套6幅版画作品,成交价只有14.3万元。

          在2004年中国嘉德广州国际拍卖有限公司的拍卖会上,另一位大名鼎鼎的旅法画家赵无极的4幅版画也只以15.4万元成交。

          赵无极是中国油画拍卖市场上的最高纪录保持者。今年5月,他创作于20年前的一件作品以1804万港元(合231.2万美元)成交。

          保守地说,除此之外就几乎没有多少更高的中国版画拍卖成交价了。由于投资者的观念及诸多客观因素的影响,版画在中国就像无足轻重的小角色,既没有走进多数收藏家的视野,也未能进入日益增多的对艺术品有需求的家庭,而一些优秀的中国版画还没有在拍卖行亮相,许多著名版画家的作品更没有形成固定的价位。

          这和国外很不一样。在国外市场上,版画已经成为原版艺术品的补充,其中雷诺阿、毕加索等名家的作品在1960-1970年代只有几百美元一幅,而现在一般都值几万美元。

          中国版画艺术家李平凡说,在欧洲,博物馆和私人收藏家都热衷于收藏大师的版画作品,而版画经典作品也一直是拍卖市场上的热点。

          毕加索描绘一对贫穷夫妇就餐的作品《节俭的一餐》把版画在西方的热度推到了顶峰。2004年12月,它在英国以62.13万英镑(约合118万美元)成交,从而成为历史上最昂贵的版画作品。

          《节俭的一餐》1984年时的售价是3.25万美元。

          倘若忽略毕加索的大师身份,中国大多数艺术品投资者可能很难想像一幅版画作品会在20年间升值20倍。但如果留神一些,你会发现国内有人在版画市场上小心翼翼地淘金。

          河北省邯郸学院美术系教授袁庆禄就是一个典型例子。1999年,他的描绘藏族风情的《高原牧女》、《阿米苦呼山牧羊女》和《初升的太阳》3幅版画作品曾在中国嘉德国际拍卖有限公司的拍卖会上以2.75万元一道成交,但2003年11月,这3幅作品却同时独立出现在广州嘉德的拍场上,并分别以2.53万、3.96万和5.17万元成交。在4年时间里,这位投资者获得的收益为8万余元。

          今年6月,袁庆禄的另一件作品《阿尼玛卿山的牧童》在中鸿信国际拍卖有限公司的拍卖会上以3.85万元成交,而两年半以前,它的成交价仅为1.43万元。

          现年52岁的袁庆禄曾多次在全国美术展览上获奖,作品为包括中国美术馆、英国大英博物馆、日本名古屋美术馆在内的多家机构收藏。

          不过在大多数中国人眼里,版画———无论是木版画、石版画、铜版画还是以运用色彩见长的丝网版画———仍然是不值钱的复制品。为改变这种观念,中国一些大城市的艺术机构最近两年举办了不少带有学术普及味道的活动。仅仅4个月以前,上海和广州还曾分别举办过以版画收藏为主的艺术沙龙和“中国丝网版画20年回顾展”。

          一些拍卖行和画廊则从中看到了商机,像北京华辰拍卖有限公司和今年刚成立的北京诚轩拍卖有限公司就都已将木刻版画专场纳入了自己的秋拍计划。北京四分之三画廊负责人李文子说:“在未来20年里,谁早启动版画市场,谁就有话语权。”

          四分之三画廊在今年7月举办了一个为期20天的“中国当代丝网版画20人展”,一共展出了48幅作品,参展的艺术家包括中央美术学院版画系教授、版画系第一工作室主任张桂林和中央美术学院版画系教授、中国美术家协会版画艺术委员会副主任广军。

          广军有多件作品被中国美术馆和法国里昂市立图书馆收藏,他和张桂林几乎可以说是中国版画界的顶尖人物,但他们的作品在拍卖市场上的表现看起来还是相当寒酸。2004年,张桂林包括《纪念》、《党在哪里———张志新经常在梦中呼唤》、《心中的丰碑》的一组作品创造了他个人作品的最高拍卖成交纪录。你能想像是多少钱吗?1.65万元!

          广军作品的最高拍卖纪录是1.1万元。今年6月,他的一幅《采莲图》在中鸿信的拍卖会上以8800万元成交。

          《采莲图》也出现在了四分之三画廊的画展上。在展览结束前不久,那些版画只有8幅被订购,如果按平均每幅价格2000元计,画廊的收入远远抵不上支出。

          不过李文子还是看好版画的潜力。她认为版画虽然价位较低,但每一幅都是真迹,而这就是市场空间。

          李文子曾在美国留学多年。过去,她也认为版画上不了台面,然而版画展特别多的纽约改变了她。现在,她已将画廊1/3的经营比重放在了版画上,并坚持相信北京5年后就会出现版画艺术中心或纯粹的版画画廊。

          无论如何,情况似乎还是有变化的苗头。张桂林说,中央美院版画系原来每年只招7个学生,但现在平均每年能招30个,而且有60%的学生毕业后仍然从事与版画相关的工作。

          中央美院版画系毕业生的改行率过去高达90%,比如当红演员耿乐就是张桂林的学生。

          与耿乐不一样,从中央美院版画系丝网版画专业毕业的文中言毕业后在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版画系当起了教师。他的画1997年时每张卖100美元,现在行情涨了,一张规格为150厘米×70厘米的作品要5000元人民币才肯出手。

          文中言对版画的市场前景非常乐观,但却担忧版画创作的硬件条件。“版画创作需要特殊环境,离开学校就做不了。”他说。

          创作版画所需要的材料往往有酸性或碱性及有害物质,有些过敏体质的人用溶剂性油墨甚至会流鼻血和掉头发,所以一般的家用排风设施达不到要求。

          然而即使是在学校里,版画工作室也不是多得不得了,因此工作室里总是人满为患。中央美院版画系丝网版画专业的研究生米杰就老是头疼这种条件,而且让他痛苦不堪的还有学版画的成本太高,与版画市场的萧条对比强烈。

          米杰所说的成本主要包括制作版画的各种材料费和学费。

          材料费:由于所需水性颜料和调和剂在国内没有专门生产厂家,因此只能选择进口货。英国进口水性颜料250毫升/瓶为50多元,调和剂5公升/桶为360元。

          学费:本科/年为1.5万元,共4年;研究生/年为2万元,共3年。

          所有这些还不包括生活费、参加展览和买书的费用。“要是都加起来,1年就需要近5万元,”米杰说,“不过不管这条路多难,我都会一直走下去。”

          选购版画ABC

          ●是否原创或印刷品。如有网点出现即为印刷品。

          ●有无画家亲笔签名。一般以铅笔签名比较常见,而且通常都会有固定的签名字样。

          ●有无发行数量编号。国际标准为一个百分之几的数字,如某张版画是10份里的第1张,就要标上1/10,说明它共印了10份,这是其中的第1份。分子越小,版画的价值越大;分母越大,版画的价值越小。

          ●是否原创或复制。原创版画是画家构图绘制并逐张套印完成的版画,复制版画是由画家或原画作的所有权者委托印制的、限定了数量的版画。一般而言,复制版画比原创版画要便宜。

          ●是否精品。有一个参照系:看其有否入选全国美展或获过全国大奖、得到过美术评论界的一致好评。

          ●作者名头如何。版画家的名头约略分为3类:全国美协会员或中国版协会员、著名版画家、著名书画家或油画家。最后一类作者的画价最高。

        • 中国美术家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meishujia.cn,All right
        • 业务部:北京市西城区宣武门外大街香炉营东巷2号院3号楼6单元103
        • 邮编:100069
        • 电话:1805307787713261878869
        • 技术部:北京市西城区虎坊路19号院10号楼1803室
        • 邮编:100052
        • 电话:18611689969
        • 热线:服务QQ:529512899电子邮箱:[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
        Processed in 0.037(s)   10 queries

        memory 4.066(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