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站频道
    当前位置: 中国美术家网 >> 美术理论 >> 理论库 >> 篆刻
      分享到:

      豪华落尽见真淳(下)

        作者:核实中..2010-01-07 14:59:00 来源:网络

        对任何一个篆刻家来说,如果仅以模仿为能事,即便可以惟妙惟肖、以假乱真,在篆刻史中也不可能有一席之地。作为一个成功的篆刻家,吴子复所取得的成就可以概括为以下三方面:



        一是他艺术成熟时期的作品,尤其是朱文印创作,得返璞归真之妙谛,结字大小不拘,宛如三岁稚子,天真烂漫。其“晚晴散人”(图一)上方两字较下方两字分量重,但不显得突兀,而是别有妙趣。其“野意楼”(图二)一如顽皮嬉戏的孩童,随意自然,活泼可爱。“游缘轩”(图三)字形夸张,“轩”字“车”部中两“田”一方一圆,相映成趣,“缘”字绞丝旁中两“口”形,上大下小,欲倾非倾,欲倒不倒,动感顿生,十分见功力。“野意楼墨娱”(图四)尤见匠心:印面五字团成一气,相互挤压,密不透风,距印边处留有一丝空隙,形成气脉,疏密对比强烈。尤其要指出的是,“意”字上方“立”部中留出白地,乃“印眼”所在。它与“楼”字底部以及“墨”字上方的留白相呼应,形成鼎足之势。

        二是以《好大王碑》文字偶尔为之的入印尝试十分成功。吴子复这类印的创作数量极少,然而意义非凡。以隶书入印,虽说不是吴子复的创举,但他的隶书印却能得篆书高古浑穆之气,非常人可为。“关良”(图五)与“良公”(图六)两印可推为吴氏的经典力作。印中文字形体既保留了原碑文字的形态,又极尽夸张之能事,对于后学者来说,堪称以碑入印的极佳范例。

        三是吴子复的边款创作风格多样,令人叹服。他曾以简书、《石门颂》和《爨宝子碑》等风格的文字镌刻边款。尤令人服膺者乃以“小爨”作阳文款识(图七),可见其书其印毕生功力之端倪。
        吴子复(1899—1979年),原名琬,字子复,后以字行,号宁斋、伏叟,广东四会人。历任广州市政协文史资料研究员、广东省书法篆刻研究会副主任。早年对油画创作颇有兴趣,深受“野兽派”马蒂斯的影响。一生致力于汉碑,涉猎《礼器碑》、《张迁碑》、《西狭颂》和《石门颂》等,对《好大王碑》和《祀三公山碑》用功尤深,所作遒劲古雅、稚拙纯真,有“吴隶”之称。有《吴子复隶书册》、《吴子复临〈好大王碑〉》、《野意楼印集》等传世。(下)

        • 中国美术家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meishujia.cn,All right
        • 业务部:北京市西城区宣武门外大街香炉营东巷2号院3号楼6单元103
        • 邮编:100069
        • 电话:1336683886913261878869
        • 技术部:北京市西城区虎坊路19号院10号楼1803室
        • 邮编:100052
        • 电话:18611689969
        • 热线:服务QQ:529512899电子邮箱:[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
        Processed in 0.039(s)   9 queries

        memory 5.293(mb)